EN

这个“怀旧”爱好火了!有痴客摇号抢购有品牌融资超4亿

发布日期:2022-06-14 17:35:59 来源:Kok体育网页

  前段时间,英国纸类公司Papier 宣布完成5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,让不少人颇感意外:这年头,靠卖文具也能融到钱?

  事实上,Papier凭借制作销售各式精美手帐本和笔墨文具,过去两年收入增幅高达150%。成立7年先后完成5轮融资,规模达到6500万美元(约合4.1亿元人民币)。

  不只是在国外,近年来“写手帐”这个爱好,也在国内生长出一批拥趸。他们自称“手帐er”,在豆瓣等社交论坛中聚集、分享。这让手帐文化和手帐生意都在中国找到了一片新沃土。

  国外品牌想方设法本土化,国内文具品牌则希望通过售卖手帐本及其衍生品找到新的增长;一批富有设计感、注重颜值和品质的国内原创手帐品牌,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

  在淘宝,输入“手帐”二字,仅按用途分类就多达十几种,不少单品月销量超1万件,这里成为“手帐er”剁手的重要集聚地。

  一位写手帐一年左右的“手帐er”说,喜欢写手帐的伙伴,向往的,从来不是满当当的手帐,而是满当当的人生。甚至于,一本手帐因为张贴、记录的内容太多出现合不拢的“爆本”现象,成为这个圈层独特的审美偏好。

  日本手帐评论家馆神龙彦曾这样定义:手帐是拥有日期标示,能够用来记录进程的工具。按此定义,写下5000多页《哈默手稿》的达芬奇或许算得上历史上的手帐名人;《徐霞客游记》则可以说是中国古代的“旅行手帐”。

  但在今天,手帐早已突破基本的记录功能。对许多新入坑的爱好者而言,记手帐不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,而是作为一种兴趣爱好,更多承载起自我表达和审美展示的精神需要。

  有手帐er认为,对手帐进行“填充”,称得上是普通人的艺术创作,“看上去,它和传统文具店卖的产品相似,但实则是两种不同的消费,它让人情不自禁翻阅、储存,成为精神疗愈。”

  有人把它作为碎碎念的情感出口;有人在手帐本上写下观影笔记和读书摘要;也有人带着手帐旅行,以夹在文字间的相片、门票和邮戳作为旅程的见证。

  豆瓣上几十个与手帐相关的小组中,新人在小组提问求建议,资深爱好者分享自己的手帐,还有人专门整理出不同手帐的使用体验和种草清单。其中人数最多的“手帐”小组在2017年还只有不足10万成员,如今这个数字已经超过41万。

  和其他圈层类似,手帐成为手帐er们开拓交友圈的“社交货币”。他们的身上大都带着浓重的“自律”标签,流传较为广泛的贴文也基本是这样的话题:“手帐让你体会‘我的人生我做主’的快感”,“坚持写手帐不到一年,不小心活成别人眼中的榜样”……

  这个圈层同样有着内部的“鄙视链”。比如,由于手帐文化源于日本,日本品牌对于手帐er有一种“原教旨”般的魔力:日本杂货店鼻祖LOFT前年在上海美罗城开业时,无数手帐er前往打卡;杭州姑娘二毛做手帐3年,每年她都会从天猫国际海淘日本手帐品牌hobonichi的手账本。Hobonichi火爆的时候,日本消费者甚至要通过摇号才能买上一本。

  一个手帐er从小白成长为重度玩家,往往是一个不断氪金的过程。先从十几元的手帐和一支笔开始,接着对手帐本的材质、内页设计要求不断提高,开始入手价格更贵的精致手帐本。当然还免不了囤积各式高颜值的钢笔墨水、彩笔、便签、贴纸和印章等用具。

  “不要走我的老路,买到连下手护肤品和衣服都舍不得。”有手帐er在B站上发布的视频里,各种胶带、贴纸铺了满满一地,入坑一年半花费达67000元。

  首先是国内文具或文创品牌争相入局。晨光文具在2016年创立的文创杂货集合店“九木杂物社”,专门面向年轻人推出多款手帐本和周边文具;许知远的单向空间旗下文创品牌OWSPACE,曾推出一款“单读手帐”,长期以来都是销量最好的产品之一。

  数量更为庞大的玩家,是众多玩手帐多年的达人。他们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自己的作品和技巧时,逐渐发展为圈内小有名气的博主,在自己账号带货,或者开出淘宝店专售手帐,其中的一些后来创立起自己的手帐品牌。

  手帐达人”阿怪“在微博上有239万粉丝,除了定期录制手帐分享和攻略视频,他还录制过手帐付费课程,在淘宝上开文具店;有187万微博粉丝的“桃子同学”,2017年也推出了手帐品牌unimoco。

  袁晨皓是手帐资深玩家,创办了围绕手帐社群的“Paperi文具社区”App,吸引手帐玩家们在App(应用程序)上生产UGC内容(用户原创内容),再通过代理销售国外文具产品、预售国内原创文具品牌完成流量变现。据报道,2019年Paperi月营业额达到百万元左右。

  随着手帐爱好者和创业者的增多,淘宝逐渐成为“手帐剁手党”的集聚地。输入“手帐”二字,按“用途”可以看到生活记录、日程规划、子弹手帐、兴趣手帐等分类;按“格式”可以看到一日一页、周计划、月计划等分类。不少单品月销量超1万。

  另一边,国外品牌也在想方设法本土化。日本最大的文具办公品牌国誉,有一款在中国十分有名的 “国誉自我”系列手帐。国誉在中国的负责人井上告诉《天下网商》,进入中国市场这些年,国誉不断尝试推出新品,以找到最适合中国消费者的手帐本。

  井上发现,日本人使用手帐主要为了规划将来,而中国消费者更偏向做记录,并且喜欢在文字旁加上贴纸和手绘。因此,国誉针对中国市场开发记录型手帐,在内页设计上留出照片、小票和手绘的空间。

  目前,国誉在天猫上的官方旗舰店已有174万粉丝,线上渠道仍然是日本手帐品牌在中国的主阵地。井上表示,考虑到手帐用户中不少是初高中生,更喜欢一边和朋友逛书店、文具店,一边挑选购买喜欢的手帐本,国誉也计划未来在中国开设线下实体店。

  国内原创手帐品牌Papermood创始人郭亚杰告诉《天下网商》,一款原创手帐本从设计、开版到印刷出版,平均耗时半年到一年不等。“有时候为了追求设计美感和独特性,找到合适的原材料,时间还会更长。” 目前Papermood已经开始研发打样2023年新品。

  这一方面导致购买门槛太高,动辄上百元一本的手帐本,只能吸引有钱的重度用户;另一方面,前期生产周期被拉长,也使品牌很难快速对市场需求做出反应。如果一款生产数量有限的手帐本在推出后热销,品牌很难在短时间内迅速补货;而销售不及预期的手帐本,在当年结束后又容易成为积压的库存。

  因此,不论是有几十年发展经验的老品牌,还是刚出现的新品牌,都意识到做手帐生意需要坚持长期主义。井上表示,手帐绝对不能以短期销量为目的,而是通过不断做出更新更好的产品,来培养稳定长期的用户。

  郭亚杰在创立Papermood以前,曾给日本手帐品牌做代工,有精品手帐的生产能力,创业初衷也是希望中国能有自己的手帐品牌:“我们要做有温度的手帐本。”

线